我在 Blogger 同步出走中。。。。

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機翼展翅飛翔,往那十三千公里外的土地。

密室裏這空間不自由。

短暫,無可避免的囚困,為那寬闊,無止限的探索。

這是旅行,必須付上的條件。


有一點點昏沉。

有一點點煩躁。

一路十三千公里在拉近。

上上下下,停停走走。

該醒的時候睡,該睡的時候醒。

最後,我醒在哪裏?現在是什麽時候?


目的地到了才踏實。

現在的我,在囚困裏喃喃自語。

善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和死亡擦身而過,那會是什麽樣的感覺?

而活下,是不是真的就叫著幸運?


1945年8月6日上午8点15分,時間,選擇無預警的停留在那一刻。

就如大大的海報寫著。。。。“我拿起了帽,正要捕捉停在圍欄上的蜻蜓時。。。。”。


那一刻後,很多人、事、物,都變了樣。

變得,沒有可能再存在。

變得,不知會如何繼續。

變得,無法像從前般如常。


但同時,那一刻後,很多人、事、物,也起了變化。

變得,有了生存下來的希望。

變得,有了和平、安全的可能。

變得,有了寧靜家園的重現。


五十多年後,那一刻,已是歷史。

站在異國土地上,我被小孩問起了和平對我,是什麽?

我寫下,能在同一個天空下到不同的地方游走,對我,是和平的存在。

而那些同時仍在上演的陰暗,那些曾經發生過的悲哀,我選擇了認知但不去憤世。


我想,只要是對過去的認知,有了醒覺,反思和省悟。

只要發生的,被正確的詮釋和教導,好不再步上相似的悲哀,夠了。

那發生過的沉重滄桑,就讓它存在在那歷史裏吧。

這,本該就是歷史起的作用。


當然,現實,仍不盡完美。

就如和平紀念公園傾述著原爆的慘痛。

但同時,又提起了多少這慘痛代價的緣起?

善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以爲,很熟悉這城市了,用那十八年的歲月。

卻在工作日裏意外多出來的三小時,發覺看到的,只是以爲的是。


應該,是因爲這意外多出來的時間吧。

心情輕快了。

感官,也開闊了。

才發覺,原來,島城的陽,島城的藍,島城的舊,島城的靜,是這麽強烈的展現著。

才發覺,原來,熟悉的,只是其中的一面。


還好,有這多出來的三小時。讓我發覺了。

也還好,有這多出來的三小時,允許我,在檳城漫步,用我的相機,紀錄著,這多出來的新了解。














善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沒有預約,就這麽與它見面。

本只是要去吃一餐海鮮的決定,因爲時間還早,就隨著無意間看到的路牌,往那陽光要下的方向去。


那是近晚的黃昏,美麗仍在等待。


不想提起相機,這是多餘的干擾。

所以,拍得不多。。。

P.S. 地名,它叫阿曼島碼頭(Jeti Pulau Aman)。但我愛叫它"平安"島,那是"Aman"華文的意思。

















善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未到奈良時,對它,只有很模糊的影像。畢竟,談它的,不及京都的多。

這曾經的日本首都、佛教重心,會給旅人的我,什麽樣的感覺。。。我,期待著。


終於,和它見面,在天氣涼快的那天。

車站前,迎來的是相似的景色。

腳車,行人,車輛,不多。悠閒,如京都。

店鋪,建築質感,古味盈然,也如京都。

不同的是,奈良,呈現的是樸實。和京都的高雅,是不同的古味,卻都讓人傾心。

只是,奈良,多了鹿的陪伴。


奈良的鹿,在公園古寺周圍,都可以遇上。

清秀,溫柔的它們,總悠閒的或走或憩著。

與它們一起,心,也會慢慢的柔軟下來。

餵一口鹿仙貝,來一個面對面微笑,或一段同行,都是在學一課緩慢。

原本幽靜的古寺參道,也因爲有了鹿的陪伴,而有了跳躍的音符,隱約的存在著,又無處不在的被感受到。

這,是因爲那鹿的格性吧,融入了奈良,讓我第一次,在日本,感覺到輕快和緩慢的融和。


嗯。當一切都變快,至少在這一段,我學習放慢腳步,用輕快的心情,與鹿同行,在那歷史文化悠久的城市。

善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十月,秋天的月份。

馬來西亞,沒有明顯四季的國度,卻有著隱約的四季溫度。 這月份裏,雲層總是群聚。雨,也是不時的下。

由高而望那應該是繁忙的首都,或許是氣溫的關係,吉隆坡有了寂靜的氛圍。

那天,十一點二十五分,早。

善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